中美海军探讨意外相遇:美舰长喜欢制造小麻烦

时间:2015-06-09 编辑:九秦军事网 来源:

  2月1日至6日,中国海军舰艇长代表团对美国海军进行交流访问。这是中国海军首次派出大规模一线指挥员赴美,与美国海军一线指挥官交流。代表团共29人,绝大部分为80后。代表团先后访问华盛顿、纽波特和纽约,参观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海军水面作战军官学校、海军战争学院等3所院校,并与海军水面作战军官学校舰艇长班学员进行专题研讨、座谈。在交流中,团员们究竟学到了什么?有什么体会?

  从“你舰打算何时就位”看思维差异

  长岛船航海长 曲志栋

  此次活动对中方和美方均为首次。美方选派与我们交流的是28名两栖战斗舰、驱逐舰、濒海战斗舰预任副长。通过在水面作战军官学校的两天交流与互动,我们加深了对美国海军舰艇运作的理解,也感受到中美思维差异下的海军行为方式。

  美方非常重视研究我方的思维方式。交流中,美方预任副长对诸如我们的军官培养路径、培训教育体系、军官士官关系等一些传统与习惯做法很感兴趣。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美方派出最为精锐的中文学员团队与中文教员团队,安排20多名熟练使用中文的海军本科学员“一对一”陪同。美方中校教员马伟宁专门教授语言文化类课程,他告诉我,安纳波利斯海军学校为他所在的系开设了5门外语课程,其中阿拉伯语与中文属于二选一的必修课。在海军战争学院的招待会上,院长霍韦在致欢迎词后,对照代表团名单与几乎每一名中方成员都进行交流,并根据我们的具体职务向我们提出问题。以上两例可见,美方对此访的确非常看重。

  美方军官与我们交流非常坦诚,我们感觉更多像是海军舰员与舰员之间交流,一种从事相同职业的同行交流——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都是水兵。在座谈中,我就美国海军标准组织与条例手册、舰队戒备训练手册、舰艇戒备评估手册中的疑难问题与对方进行探讨,大部分都得到满意解释。其中,美国军官理查德还就其日常组织、战斗组织中战术执行官、值更官、舰桥指挥官、主要责任军官等岗位之间的关系、权限的界定、隶属的层级画图予以解释;对于我提问的航母与其配属舰艇如何协调维护、训练、部署的周期同步问题,其训练部长也给予了较好回答。

  美方在介绍其做法之后,往往接着询问我方做法。当说到中美做法相同的时候,他们会说“same”;当说到不同之处时,美方一般会说“nice”,可见美方对我方的理解与尊重确在加深。当然,现场仍能从诸多细节中感到两军之间存在的明显差异,这种差异更多来自于思维方式的不同。

  在与美方进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分组讨论时,一名美国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预任副长向我提出问题:“若中美海军使用CUES进行海上联演,你方为指挥舰,向我舰发出了‘占领我舰右舷正横1000码处阵位’的信号指令,而我舰接到指令后始终在指定阵位上超前或者落后,你方如何应对?”我回答说:“我会重新发送一遍指令,并提醒美舰检查阵位。”这名预任副长回答道:“这样也可以,但不是最巧妙的方式。美国海军在与其他国家海军演习时,其舰长往往喜欢给对方制造一点小麻烦,以表现自己的不同与个性。按照美国海军的方式,这时你若能发出‘你舰打算何时就位’指令,我们会认为你非常专业,值得与你们共同配合,后续指令便会严格执行。”

  这虽是CUES运用的一个小例子,但由此延伸思考,作为一线舰艇长,我们在海上与美舰不管是意外相遇还是联合行动,难免会因为习惯不同、语言差异、思维差异而产生一些小的摩擦与误判。美方可能视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玩笑或正常;而对于我们,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挑衅或非善意。海上意外相遇时,如何避免误解误判,需要我们能够正确理解美方的思维与行为方式,既避免事态升级,将不利局面变为有利局面,还能赢得美方的敬佩与认同。

  重视继承海军历史和传统

  某新型导弹驱逐舰实习舰长 赵岩泉

  我感到,美国海军十分重视发挥历史和传统对培育、树立军种文化和激励自豪感的作用。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和海军战争学院都是百年名校,校区内历史传统氛围浓重。在海军军官学校内,不仅海军名人或著名校友的纪念像随处可见,主要建筑物也是以海军名人命名。例如,该校内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宿舍楼,就是以该校缔造者、1845—1846年的美国海军部长班克罗夫特的名字命名。在该校的纪念堂内,保存着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国旗和战旗,特别是在纪念堂正中悬挂的美国独立战争伊利湖之战中佩里舰长使用的“Don't give up the ship”的战旗十分震撼。虽然海军水面作战军官学校的校史不如另外两所学校悠久,但在该校的校舍内,也张贴着优秀学员的照片以及在“9·11”五角大楼被袭击时遇难人员的图片。

  一次交流中,我问身边的泰德中校,美国年轻人这么追求自由,你们是如何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水兵的?泰德告诉我,海军传统文化的作用十分巨大,除了严格执行纪律外,海军历史人物和海军传统文化也是激励自豪感和培育凝聚力的重要途径。他说,他们会在过赤道时举行传统仪式,并把这作为新水兵的“成人礼”;他们还会在舰员晋升、退役或延长服役时举行隆重仪式,表示对这些舰员的祝贺和工作的肯定。这些历史、传统和仪式,发挥着黏合剂和催化剂的作用,使得美国海军特有的精神和文化得到继承与发展。

  经过200多年的发展并经过多次战争实践的检验,美国海军军官培养体系已比较完备。不仅军官有清晰的职业培养规划,而且重视不同岗位之间的轮换。从海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军官一般先分到相应学校或训练机构进行数月至两年不等的岗前任职培训,以适应第一任职的需要。分配到舰艇工作后,基本上以两年为周期进行岗位轮换,而且每次晋升必须进行相应的培训。从少尉晋升到上校的过程中,一般安排至少两次到国防部、参联会、舰队司令部等岸上机构任职。同时,美军鼓励军官在岸上任职期间接受研究生教育。经过现场统计,参加交流的美军舰长中有2/3取得硕士学历,而且大都是人文、管理、政治类专业,校长韦尔奇上校自己就取得了艺术硕士学位。

  此次访美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两国舰艇长就2014年4月在青岛举办的第十四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上通过的《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进行现场讨论。这些年来,我们与美军舰机在南海的海上相遇是经常的。我们在讨论中,都坦诚表达了各自的理解。这个“规则”是指导海上正常交往的文件,对于地区海军加强沟通交流、减少误解误判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通过与美国一线军官的交流,我感受到两国军人间的异与同。作为专业军人来说,工作性质、道德准则往往是一样的,对家庭、对生活的一些理解也是一致的。访问交流中,我们双方一线军官间结下的友谊也为中美海军增进了解和信任打下了良好基础。

  友好合作之旅在路上

  辽宁舰副航海长 韦慧晓

  从华盛顿、安纳波利斯、纽波特,到纽约;从五角大楼、美国海军军官学校、水面作战军官学校,到海军战争学院。美国的历史、文化、政治、军事元素凝固在一座座建筑、雕塑中,融汇在美国军人的言行举止中。5天时间的看、听和交流,我们逐渐感受和理解美国人为什么是这么想的,为什么是这样做的。

  在华盛顿五角大楼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格林纳特上将与我们逐一握手,回答我们的提问;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里,在听取对方介绍学校教学体系、进行教学设施参观前,中文流利的美方学员陪同我们在4000多人的大食堂里一起就餐交流。同桌就餐的一名美方大四学员用中文讲起他在北京进修中文,把“两个月”说成“两月”,把“两年”说成“两个年”,就如同我们说英文也可能有这样那样的小瑕疵一样,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愉快交流。在纽波特水面作战军官学校里,28名美国预任副长与我们进行为期两天的同桌研讨;校长进行开场讲座后,两天时间里全程陪同并推进研讨进程。双方就两国海军培养体系、舰长一日工作生活、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进行比较、分析、研讨,甚至争执,根据《海上意外相遇规则》认真地进行“互致问候+互通航行意图+联合演练+互相道别”的模拟演练。课下,我们就近年来中美舰机危险接近事件交流自己的观点。课间,一名美国预任副长还拿过珍珠港的海图,给我们指出他家的位置并讲述他的生活……

  止戈为武。不同国家的军队有着相同的存在意义,那绝不是为了战场上兵戎相见,而是为了共同制止战争、维护和平。为了这一共同的存在意义,各国军队加强沟通,减少误解误判,共同加强应对传统、非传统威胁的合作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此次中美海军舰艇长交流是一次友好合作之旅。中国海军第一次派出如此大规模的舰艇长代表团访美,进一步增进了中美两国海军的相互了解和互信,加深了我海军青年指挥军官对美国国家、军队和海军的认识,同时积极展示了中方形象。

  道别时,中美一线舰艇指挥官们笑着说:期待下次海上相见!短短行程虽然已经结束,但中美海军友好合作之旅会一直在路上。

  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与中国海军交流

  纽波特海军水面作战军官学校学员大卫·维尔驰亲身参与到这次中美海军舰艇长交流活动。他说,培训海军军官是一项复杂的责任,如何专业地处理海上相遇是此次交流的共同目标。很荣幸,他所在的学校参与了此次与中国海军的交流活动,双方在互动中建立了互信的气氛。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与中国海军交流。

  美国海军发言人蒂姆·霍金斯是此次交流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中美舰艇长交流活动是两军建立信任和扩大未来两军海军领导层交流的举措。交流活动是由美国海军作战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上将和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共同提出的,给了双方在专业上互相学习的独特机会。双方参与人员就海上相遇问题进行了交流。霍金斯认为,此次交流是积极的,为两军未来的交流打下了基础。

  霍金斯说,美中共同的目标是避免危险事件,因此双方都鼓励在军事上进行交流,增进了解,促进互信,提升透明度以及减少误判和误解的危险。美国海军将继续与中国海军合作,努力坦诚解决分歧、减少误判风险、维护亚太地区稳定与和平。

  链 接

  《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由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首先提出,在2000年西太平洋海军论坛会议上正式公布。2014年4月22日,该规则在中国海军承办的第十四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年会上获得通过。

  海上意外相遇是指一国海军舰艇和飞机与其他国家海军舰机偶然或不期而遇。制定《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主要目的,是为海军舰机在不期相遇时,提供安全措施和手段,减少相互干扰和不确定性,方便舰机之间通信联络。《规则》对海军舰机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以及海上意外相遇时的海上安全程序、通信程序、信号简语、基本机动指南等做了规定。《规则》借鉴和参考了1972年的《国际海上避碰规则》以及《国际信号规则》等国际规则,符合国际法。

  《规则》虽然不是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但其阐述的也绝不仅是舰船相互打个招呼的问题,而是一个技术性、操作性和实用性都很强的安全规范,对于海上舰机安全航行、操作和防止与他国舰机发生碰撞具有很强的实际指导意义。

  专家表示,《规则》的通过将进一步促进各国海军间的交流,有效管控海上危机,减少和平时期各国海空军事行为的误解误判,避免在公海活动时发生相互干扰、碰撞等事件,有力维护地区海上安全与稳定。

服务信息
鼠辈横行东南亚!日两艘准航母分别窜访亚太多国

鼠辈横行东南亚!日两艘准航母分别窜访亚太多国

这次不惊呼了:美军黄蜂号两栖战斗舰抵达悉尼

这次不惊呼了:美军黄蜂号两栖战斗舰抵达悉尼

天上武功唯快不破:为何歼-20无法成为我国下代舰载机

天上武功唯快不破:为何歼-20无法成为我国下代舰载机

小动物来祝寿!东海舰队056海上猛虎艇官兵喜迎七一

小动物来祝寿!东海舰队056海上猛虎艇官兵喜迎七一

美英法三国战机云集英格兰 参加低配版红旗军演

美英法三国战机云集英格兰 参加低配版红旗军演

老兵再战20年?我军最新轰6K疑升级电子自卫系统

老兵再战20年?我军最新轰6K疑升级电子自卫系统